中文 English

注册

IDF·论坛 | 10月18日学术论坛精彩提要

2018-10-18



20181018日下午,第二届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 / West Lake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简称“IDF”)开幕第一天,“IDF 论坛”峰会单元之学术论坛版块于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南山艺苑学术报告厅一顺利举行。

 

 

 

 第一场——世 · 界

 

 

 

参与本场论坛的嘉宾有: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世名教授,评论家、策展人、电影学博士王小鲁先生,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副教授梁超先生,密歇根大学亚洲电影理论教授、纪录片导演马库斯先生,立教大学教授、纪录片理论学者秋山珠子女士,国际电影节的选片人谢枫先生,釜山电影节的选片人金泳佑先生。

 

 

 

 

 

 

高世名

 

 

 

 

 

“今天是第二届 IDF 论坛单元的第一场研讨会,主题是‘世·界’。我们 IDF 的命名方式是把一些双音节合成词掰开,重新复归为更多元化的单字。世是时间,界是方位、是空间。时间和空间会形成无数世界,有无人的世界和人的世界。对于这两者纪录影像生产都有所作为,这构成了我们的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纪录片要记录和探索的正是无比复杂、丰富和矛盾的世界,它通过纪录世界来照亮世界,通过参与世界改变世界。正如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的主张是‘让世界来感动世界’。”

 

 

 

王小鲁

 

 

 

 

 

“这是一个哲学的题目,我觉得很好。中国纪录片需要一种哲学精神和一种本体论上的自觉。首先是纪录片镜头作为激发中国的手段。再者纪录片文化在中国其实就是一种现代性的化身。最后不要失去塑造世界的勇气。当下中国正在见证一个大时代,但我们似乎因为力量薄弱和定位不准,正在失去建构世界的主动权。我们拥有世界一流的学术素材,而我们也必然需要承担历史责任,不走向颓废,不逃避对话,不能失去主动塑造世界的力量。”

 

 

 

梁超

 

 

 

 

 

“纪录片对我来说是一种崭新的历史书写方式。另一方面,基层影像资料的细节对于未来考古学可以提供很多佐证。随着自媒体技术的成熟,使得教育从以往单向的被动接受,变成现在一定程度上的双向传播。这使得当代的学习比以往更加充满朝气,这也是学习方式的一种改变。”

 

 

 

马库斯·诺恩斯

Markus NORNES

 

 

 

 

 

“我很喜欢今天的主题‘世·界’。首先,‘Epoch’是个关乎时间的、纪念碑式的词汇。同时它也有开头和结束的结构性含义。‘Scope’,是一个与我们观察世界的边界相关的概念。这意味着你的眼界决定着你看到的世界。这两个主题词中缺少了一个概念,就是声音。因为我们要谈的是纪录片。我们首先关注的可能是视觉图像,但是同时聆听声音也是非常重要的。”

 

 

 

秋山珠子

AKIYAMA Tamako

 

 

 

 

 

“纪录片用一些具体的镜头,来说明体系和时代的问题,这种办法后来成为了中国纪录片的一个传统。它是现实影像和哲学性或历史性影像的结合。观众通过这些片断在头脑里构造出作者所看到的世界。”

 

 

 

金泳佑

KIM Youngwoo

 

 

 

 

 

“在我看来,纪录片如何用自己的观点来讲好一个故事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是以亚洲的视角、亚洲的态度,再者,纪录片本身就是影像艺术的一部分。”

 

 

 

谢枫

Shelly KRAICER

 

 

 

 

 

“纪录片能够让我们思索整个人类的体验,并参与到世界的进程中去。我希望看到我们的纪录片能够和许多不公正的现象抗争。”

 

论坛接近尾声,高世名教授作出了总结:“纪录片是影像生产的第一性,是所有影像生产的原罪,同时也是良知。所以首先要解放影像。一切伟大的发明最初都是奇迹,后来成了工具,再成了材料。如今我们希望能够重新把古老的技术——影像、电影、摄影创造成为一种新媒介,一种奇迹。”

 

 

 

 第二场——收 · 藏

 

 

 

参与本场论坛的嘉宾有:原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傅红星先生,Discovery 探索频道亚太电视网制作与开发副总裁魏克然先生,MoMA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电影策展人许娜女士,国际电影节选片人柏玛丽女士,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博士生导师、纪录片理论研究者聂欣如教授,知名制片人、导演、“纪录之光”展映单元入选影片《大房子》导演想田和弘。

 

 

 

作为“收·藏”版块的学术主持,傅红星先生介绍了自己作为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所做的收藏工作,引出了本场的主题。嘉宾们围绕着纪录影像的文献价值、收藏的原则与规则、如何展映收藏的老电影、如何立足本土和面向世界以及胶片和早期影像的修复、不同资料馆之间的交流、资料馆和政府的关系、资料的收藏和高等教育的互动等等话题展开了对话。

 

 

 

许娜

La Frances HUI

 

 

 

 

 

MoMA 建立于 1929 年的纽约,致力于展示馆藏当代最丰富的艺术作品。我们进行展览、提供研究资源,同时也提供出版和学术方面的资助。我们的工作涉及视觉艺术的方方面面,电影则在建馆之初就被视为与其他艺术同等重要的艺术形式。我觉得在 MoMA 工作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我们可以决定未来我们的藏品。我们现在在宾夕法尼亚郊区藏有 3 万多部影片,可以存几百年的时间。”

 

 

 

柏玛丽

Maria BARBIERI

 

 

 

 

 

“我认为不同国家地区的资料馆面对的任务是不一样的。而建立一个电影资料馆是至关重要的,但有时展映是比较困难的。另一方面我想让当地的社区要有足够的好奇心和动力去观看这些影片。所以我认为当然要进一步促进全球资料馆的发展,同时也要注意具体(不同)地区所产生的不同问题。”

 

 

 

魏克然

Vikram CHANNA

 

 

 

 

 

“纪录片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载体,我们用很多方式让好莱坞和中国相遇,我们用自己的方式营造自己的影像语言,可以让一个影片在很多市场里面得到成功。”

 

 

 

聂欣如

 

 

 

 

 

“近年来国家文献纪录片的含金量降低,很多电视台把搬演作为一种主要的手段在使用,让观众从思考中脱离出来,进入一种对历史的主观想象,这在我看来是非常糟糕的。文献的重要(性)以及文献在记录中间所充当的角色应该越来越强,而不是越来越淡。收就是一种选择,藏就是一种价值,重要的是历史的定位和传承。”

 

 

 

想田和弘

Kazuhiro SODA

 

 


 

 

“胶片作为一种媒介,可能最后会被淘汰。数字技术每年都在变化,胶片的技术又在流失,所以作为一个纪录片工作者,我创作的作品能否超越现有的时空呈现给 200 年后的观众是特别大的问题和挑战。毕竟现在也很少有机会看到百年前的影像。目前的收藏不仅是收藏实物,更是一个高技术的工作,需要相关人员与时偕行。”

 

 

 

傅红星

 

 

 

 

 

最后,学术主持傅红星先生为论坛画上句号:“如何集资和经营,如何与公众产生联系,以及目前最前沿的一个话题——新技术会如何改变电影的生产和放映(都是值得我们讨论的问题)。至于更新的数字作品应如何留藏,这个问题似乎比较悲观,要留给更年轻的一代去进行开放性思考。”

 

 

 

 第三场——制 · 作

 

 

 

参与本场讨论的嘉宾有: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独立电影批评家、策展人张献民先生,Discovery 探索频道亚太电视网制作与开发副总裁魏克然先生,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院长、博导宿志刚教授,法国电视台台长马修尔先生,纪录片导演、香港阳光卫视制作总监、CNEX 基金会制作总监张钊维先生,韩国广播公社(KBS)高级制片人裴基亨先生,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IDF 创投”提案单元入围作品《四季的问候》导演梁君健。

 

 

 

 

 

 

裴基亨

Kenny Kihyung BAE

 

 

 

 

 

“现在人人都有拍摄纪录片的手段,每个人都是媒体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因此在付诸拍摄的前期,我们应该自问这是否有普世的价值。‘全球化’、‘社交媒体化’以及‘移动化’是在座各位必须考虑的一些关键词。如果你能够用这些东西来武装自己,你在纪录片行业的发展也将从现在开始。”

 

 

 

马修尔

Mathieu BEJOT

 

 

 

 

 

“销售和创投的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传统的广播机构并不喜欢太多的风险,你必须能够吸引到潜在的资金供应商或者投资者,这样在未来会有更多的沟通渠道和创作保障。”

 

 

 

魏克然

Vikram CHANNA

 

 

 

 

 

“我们把个人的真实体验代入到我们的制作之中,因为我们和屏幕的关系变得非常的紧密,所以影像的创作慢慢从遥不可及的宏大叙事变成情动叙事。”

 

 

 

梁君健

 

 

 

 

 

“当我们拿起机器拍摄的时候,不论意识到与否,都是对生活的经验进行分解和重新提炼,最终导向某种意义或情感的表达是影像人类学的基本假设。大家学会往后退一步,让生活的逻辑和质感来引领我们发现不同的可能性。这个过程中,我们完成了基本知识技能的训练。随后是素养和能力的提升,最后是对于创作者价值观的塑造。”

 

 

 

张钊维

 

 

 

 

 

“我曾经将纪录片作为一生志业。我经常讲纪录片是时间的艺术,是因为耗时的巨大投入。最近三四年来我觉得其实纪录片不需要作为职业,而是一种状态。现在继续做下去只是因为一种追求。”

 

 

 

宿志刚

 

 

 

 

 

“摄影从单一的‘决定性瞬间’到如今全媒体时代的视听影像,社会的发展使得创作人也拿起相应的工具进行表达。30 秒,5 分钟或者 10 分钟都需要不同的纪录媒介和手段,半小时适合电视台,一小时更接近纪录电影,实际上都是人在适应媒介和叙述。”

 

 

 

张献民

 

 

 

 

 

张献民先生总结了本场论坛:“平面摄影几乎是全国最早的专业,可能在 90 年代强大的纪实传统之前,更多是影楼和肖像。现在影楼的摄影又回来,而这几年观念似乎有一点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