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IDF·论坛 | 10月19日大师讲坛精彩提要

2018-10-23



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 / West Lake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简称“IDF”) 是由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与中国美术学院联合主办的国际专业纪录片盛会。大会以“I Documentary Fact,我纪录事实”为学术宣言,倡导纪录片回到真实本源,回归人文关怀的正能量价值观,是集纪录片评优、创投、论坛、工作坊于一体的高品质、小而精的纪录片学术平台。第二届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定于20181018日(周四)至20日(周六)在杭州西子湖畔中国美术学院举行。

 

第二届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开幕第二天,“IDF论坛”峰会单元大师讲坛于 2018 10 19 日下午 14 : 40 在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南山艺苑学术报告厅(1)顺利举行,D20 评审委员会主席应启明、日本“鬼才导演”原一男、《地球:神奇的一天》导演理查德·戴尔三位大师分享了自己对纪录片的看法和经历。

 

 

 

中国纪录片的发现与表达

 

 

 

主讲人应启明: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纪实频道总监、原真实传媒总经理,现任纪实频道艺术总监。主要作品有系列纪录片《毛泽东在陕北》《长征:世纪丰碑》等。

 

 

 

我的题目是纪录片的发现和表达,而中国纪录片有一个普遍的现象,这个现象只注重记录、缺少表达。再极端一点,只记录不表达。用他们的话说,只记录某一部分、某一件事的状况。

 

而记录和表达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记录是以发现的眼光去记录,过程中不断有新的发现,再通过故事自然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是观众得出来的,是自然的好的结论。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中,有一句口号“我纪录事实”,我觉得这口号很好,“我”不是我们,区别于你和他,而是用我的视角去记录这个事物来表达我的独到的思考和看法。

 

 

 

在此之中,发现是纪录片创作过程中“我”的观点,是第一要务。如果没有发现,盲目纪录,那这部片子不会做得很好。也可能有人说观众感受不同,这是可能的,这时纪录片就具有艺术性了。一幅好的绘画,一首音乐,每个人感受不一样,这很正常。如果完全一致的,是宣传品,而不是艺术品,艺术品让观众得出不同的结论,这也是鉴别是不是具有艺术性的标志。

 

总而言之,什么是好片子,就是让观众看的时候轻松,看完不轻松的那些片子。现在有些片子让人看的时候很累,反复思考故事怎么回事,人物关系怎么回事,那这个片子肯定做得不够。关于看完不轻松,就是可以让观众感动、感悟、联想,那就是部好片子了。

 

 

 

 

 

 

在观众问及纪录片和剧情片的异同时,应启明老师说:“纪录片更难,它不能编,真实是第一要素,你离开了真实要素纪录片就不成立了。那你在真实中筛选,再构成一个故事,这比电影难。当然,现在有时电影跟纪录片也有一些交叉,纪录片手法也比较多,特别在国际上强调怎样讲好故事。”

 

 

 

世界性的选题——国际合拍纪录片的必备要素 

 

 

 

主讲人理查德·戴尔(Richard Dale):英国著名导演、制片人、编剧,美国艾美奖(EMMY)、英国电影电视学院奖(BAFTA)获得者。代表作品有纪录片《地球:神奇的一天》《人体漫游》《太空先锋》等。

 

 

 

 

 

过去我做导演拍纪录片,整个过程都要非常顺畅和令人愉悦。很多时候导演觉得拍摄起来会比较难,有时候想做得准确顺畅,这不容易。当然,作为一个导演,一个愿景的集成者,你要懂得选择最佳人才来帮助你,要懂得如何来分配团队成员的工作,将整个团队比作棋子,你要将他们布置到什么地方去工作。我喜欢做艰难的项目、大项目,这不妨碍我做国际项目。如果是国际项目,融资会容易一些,如果你有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国际大项目,受众面更大,他们能获得全球观众的欣赏,可以让国际受众来分享。所以你要找到很好的故事,同时将这段故事讲得非常好,在全球讲故事。

 

想要做国际的合作制作,先要有大的观众群体。再来是题材,比如在某些事件的周年纪念时我们可以寻找到一个机会来进行反思,并不需要做一个解密,你只需要把这个故事重新讲一遍,或对相关人士进行采访,这就够了。让人们重新回忆起这个故事对人们自身的意义,它可能是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历程和时间点,比如戴安娜王妃之死,很多人会想起戴安娜王妃死的那一天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干什么,这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回忆。如今中国市场很大,世界上其他国家都高度期待着观看来自中国的纪录片,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他们会对中国故事非常感兴趣。

 

 

 

 

 

讲座结束后,观众互动不断。有人问到:“在优秀的团队里边,谁应该是领导者?是导演还是制片人?”理查德·戴尔回道:“在我的经验之中,还得看故事的发起人是谁。美国有另外一个叫法——‘运作者’,如果有一个特别好的创意的提出者、概念的提出者,他可以吸引和聚集一个好的团队,决定每个人具体的工作任务。一个好的领导者应能激发出每个人的潜力和发挥他们最大的才干。” 

 

 

 

谁是“原一男”——纪录片的创作解构

 

 

 

主讲人原一男:日本“鬼才导演”美誉的著名纪录片导演,代表作品《浩荡的神军》《全身小说家》《再见CP》。“D20 提名”评优单元入围影片《日本国VS泉南石棉村》导演。

 

 

 

 

 

有一位导演曾说,所谓的电影就是把人类的一些感情描绘出来,电影是用来描述人类感情的。还有一句话,电影是非常接地气的。我将这两句话结合在一起,电影要站在弱者的立场上,将弱者的情绪心情表达出来,这是我的理解。我根据这样的想法来制作我的纪录片。

 

人类的感情意味着什么?人类的喜怒哀乐是人类所生活的社会。日本有自己的权力者和社会的构造,美国有,中国也有自己的社会构造。根据国家的不同,社会制度、社会形态也不同,也就是说权力者各有各的治理方式。我们被制度束缚在社会当中。在被束缚的生存方式之中,人类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欲望。

 

我们就是去探索他的欲望在他身上存在的方式和方法。作为纪录片导演,我们将他的欲望找出来,分析了解他的欲望后,以这个人为主人公来描述他的活动。因为根据各种各样的情节所登场的人物,他们都有感情存在其中。导演将登场人物的感情分解,最后经过编辑形成一个整体,纪录片基本原理即是如此。这也是我们所要做的工作。他是不能被平面描述的。在认可他之后,你要对他的生活方式产生共鸣。通过产生共鸣,纪录片作者才会涌现出各种各样的灵感。

 

 

 

原一男导演的作品往往基于共鸣提出意见,通过记录手段和力量去影响他人。观众们关心这种手段和力量是基于对观众的爱,还是基于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还是基于正义的力量。

 

原一男导演回答:“大的来说,我希望我的国家能成为老百姓更自由生活的国家。但在我的纪录片里不是从大主题去演绎,而是聚焦于个体的欲望,将它进行演绎、表达和展现,这是纪录片表达的主要方式。所以要通过他们的生活方式,与观众产生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