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注册

IDF·论坛 | 10月19日产业峰会精彩提要

2018-10-19


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 / West Lake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简称“IDF”) 是由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与中国美术学院联合主办的国际专业纪录片盛会。大会以“I Documentary Fact,我纪录事实”为学术宣言,倡导纪录片回到真实本源,回归人文关怀的正能量价值观,是集纪录片评优、创投、论坛、工作坊于一体的高品质、小而精的纪录片学术平台。第二届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定于 2018 10 18 日(周四)至 20 日(周六)在杭州西子湖畔中国美术学院举行。

 

 

 

 

20181019日下午,第二届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开幕第二天,大会“IDF 论坛”峰会单元产业峰会,围绕主题“国际视野下的浙江纪录片创作”于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南山艺苑学术报告厅隆重举行。

 

 

 

参与本场论坛的嘉宾有:浙江省新闻广电出版局副局长王国富先生,Discovery探索频道亚太电视网制作与开发副总裁魏克然先生,浙江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导演许继锋先生,纪录片导演萧寒先生(代表作《我在故宫修文物》),新闻高级编辑、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艺术人文频道首席导演周洪波先生,FIPA 国际电视节目顾问劳伦·库隆先生。本场论坛由范志忠先生担任学术主持。

 

 

 

范志忠

 

 

 

 

 

主持人范志忠先生阐述了本场论坛的主要话题:如何在中西方文化差异的背景下,以纪录片的国际制作经验充实浙江的本土力量。浙江作为中国传统与现代文化大省,在类型生产中纪录片却处于相对较弱的位置。突破现有瓶颈,需要充分发挥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来培育,也离不开政府这只有形之手的推动,更需要高校纪录片创作的人才培养,使其成为浙江纪录片发展、繁荣的新生动力,从而将更多的观众带入到纪录片的世界中。

 

 

 

许继锋

 

 

 

 

“当下,纪录片的生产、纪录片的传播、纪录片对公众的影响,都不断地有好的信息传来。如今中国纪录片生态正在逐步优化,这正是因为我们成功导入了公众要素。我希望未来浙江,不论是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的运作,还是纪录片生产,都能通过关注观众、关注市场要素来重新组织纪录片的生产模式。浙江纪录片生产的整个生态会越来越好。”

 

 

 

萧寒

 

 

 

 

 

“作为一个电视机制下的创作者和市场空间的尝试者,从第一部纪录片《喜马拉雅天梯》到《我在故宫修文物》,再到第三部即将上映的《一百年很长吗》,我们真正地尝试投入纪录片市场,希望一切的运作和努力都依照着市场本来的规律有所突破。我相信有一天,当走进电影院后观众会有一个自然的选择,这个月人们会想看一部纪录片。当这成为常态时,才是真正的春天或夏天到来的时候,那才是我们特别盼望的一个未来。”

 

 

 

周洪波


 

 

 

“我觉得作为一个纪录片人,他没有春夏秋冬的区别。纪录片冬天得走,春天得走,夏天也得走,什么时候他都得去拍这个片子。这种情况下,做纪录片的人最重要的是接收来自于世界上最好最新的信息,将它化解到我们身上,通过‘我’再去发现‘我身处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再以更好的表达方法将它体现出来。在这过程中,去发现你与这块土地的连结,产生认同感并喜欢上它。这是你的创意,你的认识,你的世界观,你的哲学。”

 

      

 

魏克然

Vikram CHANNA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的观众与市场也逐渐成熟。同时,中国在很多领域,如创新、大数据和互联网经济方面都成为了领导者。因此中国能给全世界带来很多新鲜事物和独特性。于中方而言,将中国故事带到国际市场,并建立一个体系、一个纪录片价值链,从大学开始培育创作者和观众群体,并考虑如何通过与国际伙伴建立平等的合作关系来走向成熟、与国际伙伴一起创作新项目,让它走向世界,这些都是很关键的。”

 

 

 

劳伦·库隆

Laurent COULON

 

 

 

 

 

“在纪录片创作上,我们既要采用国际视野,也要保留自己的身份。在这之中,选材的理念是最为重要的。先有想法和点子,再在此基础上用好的审美作相应的准备。在纪录片大会上,纪录片创作者之间可以进行沟通交流,他们可以因此获得更多的信息。”

 

      

 

王国富

 

 

 

 

 

“纪录片这个门类,它需要什么样的力量来推动?跟其他的影像艺术门类一样——首先,观众的力量;第二,政府的力量;第三,专业的力量。这三股力量是一个整体,很难分开的。我特别寄希望于青年纪录片爱好者,或有志于投身纪录片生产的青年才俊。我觉得那是春天到来的真正希望。而对于国际视野下的浙江纪录片创作与产业发展,首先,我们推动纪录片的决心已下,就一定要做好;再者,浙江有条件将它做好,有条件成为国内纪录片的一个强省,将浙江纪录片推向全球;最后,我们可以具体做点什么,尽可能帮助更多想要做纪录片的人,这是我们需要在人才方面做的事。”

 

 

 

嘉宾们分享各自的观点后,现场观众收获颇丰,也引发了许多疑问,互动现场十分火热。

 

 

 

Q & A

 

 

Q

 

“婚恋焦虑是当下社会存在的一个问题。我时常能感受到父母对于子女的这一份焦虑感,他们恨不得天天跑到万松书院相亲会上去看各种匹配资料。我很想跟踪拍摄他们一段时间,看看他们(彼此间)如何看待和沟通,有没有观念上的冲突等。”

 

A

 

王国富:这样的选题我个人觉得很好,反映出一种社会问题,这是真正的社会问题。我们一定会支持。

 

魏克然:我们一直考虑是否能采用一种机制来制作这样一个作品,这样可以拉近观众与作品之间的距离。而大学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制。此外,可以在互联网进行联合制作。基于某一种选定的题材,在制作电视或纪录片前,可以在网上首先建立起网上社区,通过互联网空间得到更多其他人的意见和反馈来决定是否要拍。

 

 

 

本场论坛嘉宾分别从纪录片市场、纪录片创作的机制、国际合作机制等方面展开了生动的论述与交流,并联系时代热点延伸到了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创作出有互联网基因的纪录片新形态等话题。

 

最后,用王国富先生的话来结束此次论坛:愿浙江纪录片创作者向全世界讲出最感人、最精美、最动听的中国故事。